别了,狗日的科研

别了,狗日的科研
写下这么一个题目,我自己都震惊了。作为一个有二十年教龄的老教师,我实在不想这么粗鲁。可我已经忍它很多年了,快要被它憋死了,姑且就这么粗俗一回吧。 1. 关于项目申请 ① 持久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