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经历

3p
我是个很内向闷骚的人,由于从小家境贫困,生活很拮据,读书时身材矮小瘦弱,学生时代内心深处就一直很自卑,见到喜欢的女孩子,害羞的不敢说话,只能在心里胡思乱想。

当年性开放程度互联网都不如现在这般日新月异的变化,那个时候菊花就是菊花。

第一次撸管是在15岁的时候,洗澡时无意中触碰到了鸡巴,很舒服,碰着碰着就喷出一股白白热热的黏黏的流动物质,当时对性一无所知,只知道用手去套弄鸡巴很舒服很享受,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最严重的时候一天撸管2,3次。

我第一次做爱是在我19岁的时候,青春期压抑了好多年的强烈性冲动,感觉再也憋不住了,太想做爱了,太想太想了,

尤其是被同学带去路边收费2块钱的录像厅看了一些从没看过的电影之后,那种震撼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难以形容的。

在向周围人打听了一些找小姐的实用信息之后,什么在哪里玩啊,价格啊,有16岁的啊等等。

有一天,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来到家乡的郊区。

那个本地著名的红灯区是在国道边上,好像是专门做货车司机生意的,

都是农家自盖的2-3层的楼房,每家每户的一楼大门处都坐了一些穿着暴露的女人。

当有男人从门前路过时,总是热情的招手:帅哥要进来按摩不?有时候直接连拉带扯的赶你进她的房间。

我在那一排楼前来回走了几圈,心里很紧张,害怕。最后硬着头皮找了一家,进去了之后,被小姐带进房间关上了门。

那个时候是夏天,我看着穿着暴露的小姐,(长相中等以上,身材还好)感觉自己要被火烧着了,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跟小姐说,我是第一次,从没做过爱,小姐说真的啊,没事,别担心,我教你。

我依稀记得她先是把自己内裤脱了,然后帮我脱了衣服,用手抚摸我的鸡巴,摸着摸着就硬了,那可是一个19岁性饥渴处男的大鸡巴啊。

接着就是她帮我戴上安全套,开始是传教士体位,我当时啥也不懂,没有任何性病防范意识,竟然还和她接吻了,也是初吻!

我手也没闲着,摸她的奶子,奶子很大,摸着大奶子,下面在抽插着,内心是震撼的。

后来快高潮的时候,我们是盘着退互相拥抱着,她的屁股一上一下夹着我的鸡巴,

最后在一阵酥麻中,我完成了这辈子第一次做爱。

穿完衣服,怯生生的给了她40块钱嫖资,当时那边的统一价都是40元/炮。

离开了。

回家后,那种刺激紧张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然后在某一天,我再次去了那个地方,找了同一个小姐。

后来陆陆续续的也去过几次找了不同的小姐,因为是在郊区的国道上,很远,有几次还是骑了快2个小时自行车去的。

有1次体验非常不好,小姐皮肤黑,身上好多包,看着头皮发麻,又是上午,好多小姐没上班,只能硬着头皮上,上完迅速闪人。

没有丝毫乐趣,纯粹的发泄。

当时的我性知识匮乏,安全意识差。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己的慢慢成熟以及开始接触了日本爱情动作片,慢慢的对性对女人有了概念。

在城区的几家亮着红灯的按摩店我也斗胆冒着被熟人撞见的风险进去体验过了,100块钱/炮,

几年期间陆陆续续分别找过几次不同的小姐,有年纪大点的,有年轻的,体验一般般,

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除了有一次喝了酒去找硬不起来,自己当着小姐的面撸了半天也不硬,

实在没法,最后还是被收了100块钱,小姐说,你自己硬不了不能怪我啊,我裤子也脱了你也摸了我。

我也没啥好说的,给了钱就回去了,心里很沮丧。

最近几年在外地打工期间,寂寞难耐的夜晚偶尔会去火车站附近小发廊找小姐,100块钱/炮,

也去过一次大浴场,150块钱/炮,只去过一次,觉得不划算,同样是泄欲,多花50块不值当,

而且小姐质量还没有外面发廊的高。

虽然说也不是菜鸟了,但每次去找小姐还是担惊受怕的,丝毫表现不出老油条的那种自然状态,

太怕公安抓嫖了,一旦被抓,给生活工作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还有对性病的恐惧。

但总是下半身战胜了上面的大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幸到现在为止,还没出过一次状况。

说说这段期间的大致经历。

有一次没戴眼镜看着胸大找了一个,进了房间近距离看清楚,长得乡土气息,逼太松,深不可测,

操起来毫无感觉,唯一的优点就是如她所说,我们这里不催时间,你尽兴玩,

但是我巴不得速度射完拔屌走人啊,这个属于找完就后悔的那种类型。

有一次找了个长发及腰的,很瘦,后入的时候,背上的纹身看着很带感,操起来还算蛮爽,就是胸太小,A杯的样子,正面操的时候,

看着她门牙爆出来影响观感,脸谈不上丑,就是不热情,冷冰冰的感觉,

做爱闷不吭声。这个小姐在第二年的某一次又找了她一次。

有一次找了个年纪稍大的,自己猜测她可能28岁左右,应该生过孩子,

这个小姐的胸摸起来手感不错,有点木瓜奶的感觉,奶大也白,操起来感觉一般。谈不上多爽,体验及格。

有一次找了个瘦弱的,后入能看见她的菊花暴露在眼前,视觉冲击力很强,她的腰很软,趴的低的同时屁股翘的高,

跟我的鸡巴进入的角度非常贴合,后入非常舒适,我两个手抓着她的屁股,

当时贴合的角度十分适合我腰部发力,很快就交货了。

这几次都是冬天找的,有一次夏天的夜晚去找的,小姐质量一般,我想说的那次在凉席上做的,

第二天白天发现膝盖两侧有伤口,应该是当时做爱的时候忘记了疼痛,

膝盖两侧被凉席磨破了皮流血了都不知道,建议大家夏天在凉席上做爱膝盖上要垫枕头啊。

有一次碰到个胸部迄今为止是我见过的胸部里面最完美的一个小姐,坚挺,对称,乳头粉红,大小适中,看起来非常顺眼,现在仔细想想,莫非是硅胶胸?

因为好像记得她躺下来,我操她的时候,她的胸还是坚挺的,没有自然平摊下垂的迹象。

有一次找了个各方面都是我喜欢类型的,这个小姐,我要重点聊一聊,找到她也是一次偶然,哎,在一个压抑的夜晚,我又去了火车站周围转悠,

附近的发廊都被我逛遍了,我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蛮漂亮的妹子,当时夏天,她穿着连衣裙,包臀的那种,感觉很对我胃口,我就找她了,

炮房在二楼,我跟着她上楼,她在上面走着,我在楼梯上抬头看着她扭动的屁股,鸡巴都快爆炸了。

不过丢人的是这次射不出来,她安慰我说你可能是太紧张了,我也确实是紧张,每次找都怕啊,担惊受怕的,

还有估计就是撸管频繁导致的生理原因,后来我让她先穿上衣服给了100块让她出去了,我在房间里撸出来之后才下楼离开。

不过这一次让我记住了这家店和这个小姐,后面我每次出去玩都是去找她,她要是在接客中,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这样的遭遇至少2次,1次还是她在别的店里接客,我等了她快半小时才回来,期间老鸨推荐我找她店里其它的妹子,

虽然有个妹子胸很大,身材长相都比她好,可我还是耐心的等她。

老鸨还笑我说:想不到你还蛮痴情啊。

其实我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怎么了,反正对她感觉很好,虽然冬天找她的时候,她总是因为嫌冷不让我摸胸,而我也体谅她,她的上一个嫖客刚走,就接我的时候,

我会关心她,你要不要休息下喝口水,我不急,等你哦。她说没关系。

有一次她回老家福建了,以前聊天得知她老家是福建的,具体是真是假我就无从判断了。

都说嫖客对小姐动心是扯蛋,但她不在的那段时候,我跟丢了什么一样,每次很想去玩的时候都会去那边店里看看她回来了没有,她不在那阵子,我实在是失落啊。

失落归失落,憋太久之后,我还是背叛了内心的选择,找了别家的一个小姐,因为她不在,虽然我都打算只要她做一天小姐,我就会光顾她,可是她不在我没办法!哎!

那次找小姐是过年期间,涨价了,150/炮,我跟老鸨讨价还价120,先是被一个小姐带上楼,我近看发现不喜欢就要求换人了,她气得很,骂我有病,

我换了另外一个看的顺眼的,完事后我感觉小姐服务还不错,就跟她说,我跟你们老板说好120,另外30给你小费吧,但当时没有零钱,我出去买瓶饮料换了零钱,

回头站门口喊她出来给的她小费,但是她老板看到了,我不知道几十块钱是怎么分配。

因为我觉得做小姐真的不容易,出卖身体也是逼不得已,我还是很钦佩她们的奉献精神,

我一点都没有瞧不起小姐这个群体,她们对这个社会的贡献肯定比赵家的贪官污吏们的二奶情妇们多。

同样是出卖身体,某些女人把自己包装的高大上,只为有钱有权的人服务,而小姐中不乏一些姿色身材都挺好的,她们完全也可以当别人的情妇赚钱,

但她们选择了在平价场所上班,为广大寂寞的男人服务,减少了男人性犯罪的几率,间接的促进社会和谐,

而我们反观赵家人,只许他们自己包养几个几十个,不许屁民们嫖娼,连看片都不许,虽然我一直都是用迅雷下A片,但是我还是想说快播太冤了!
比起快播对社会对老百姓带来的危害,某个卖假药的搜索公司危害更大不是嘛,害的多少求医问药的老百姓人财两空。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啊!

赵家人的狗腿子最在行的事情莫过于抓嫖抓赌了,所以这也是我每次找小姐都非常害怕的原因。

吐槽完了,接着上面聊,后来吧,这个我经常光顾的小姐回来了,我找到了,倾诉了我的思念,随着我们的“熟悉”,

她越来越配合我,从来不催我时间,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就像和女朋友一样,除了不能接吻,就算她让我吻我也不敢。

比某些没有职业道德的小姐还没插进去几下就开始问:你好了没有,快点啊,虽然我很反感,

但是我还是会体谅她们,说那要不你换个姿势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快一点,然后后入加快交货时间,拔屌,交钱,走人。

跟她不仅仅是泄欲那么那么简单,还是带点感情色彩了,但是我出于尊重,从来没问过她的名字,

虽然我已经跟她做爱很多次了,后来涨价了,每次都给她150。

她的小脸蛋,她不大不小浑圆坚挺可以一手掌握的奶子,她光滑的腿,她的长头发我都挺怀念的,

可惜后来她已经不在那家店了,我找遍了火车站附近的所有发廊都没有看见过她,我很想(操)她。

现在想想,难免遗憾,我操了那么多次的一个女人,竟然还不值得她的名字,事后我想起她的时候竟然不知道如何称呼她。

她的消失让我有种失恋的错觉,或许我会想起她更多是因为怀念她给我带来了有感情色彩的高潮而不是纯粹的抽插泄欲吧。

其实就在我以为她彻底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后过去很久的某一天,我在街上竟然看见了她,她打扮朴素没化妆,

她盯着我看了几眼我跟她对视,当时我一下没记起来她就是我曾经找过好多次的那个小姐,我想觉得很面熟很面熟但又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等她走远了我才反应过来是她,我想回头去跟踪她,看看她是不是换了地方上班,可惜没找到她,就这样在茫茫人海中,她再一次消失,至此都没有再遇见过。

自我分析,应该是外出嫖娼缺乏安全感,找到了对眼的人,不想再换增加各种潜在风险,我并没有特别的集邮嗜好。

继续聊聊我找过的最贵小姐,本人是工薪阶层,每次找的都是平民收费的小姐,俗称“发廊妹”,但是那一次不一样,那是在西藏拉萨旅行的时候,

特别想尝试下在高海拔地区做爱的感觉,就在网上搜索拉萨哪里有红灯区,后来根据网上搜索的结果,来到了拉萨太阳岛,

到处转了转,实在找不到想象中的平民场所,于是去了一家叫xx国际大酒店的洗浴部,

看起来是正规洗浴,但是凭直觉,肯定有见不得人的服务。

就这样,这辈子最贵的一次嫖娼在拉萨完成了。

280块钱浴资。进了一个包间,里面装修很豪华,有按摩床,有木头浴桶,一个妹子帮我脱光衣服伺候我洗澡,还帮我洗鸡巴,我哪里享受过这样的服务啊,太安逸了吧。

后来我忍不住问起妹子有没有别的服务,她一副你懂的笑容,我们这都是正规洗浴中心,但是客人有特别的需要可以再商量。

然后我就问了价钱,300包钟,我就加了。然后进到里面大圆床,开始了套路,体验一把,妹子身材不好,赘肉多,长相凑合,

还有我射不出,后来又加了时间,最后出来结账总共付了是600多不到700吧具体数字记不太清,对于我来说是个大数字了。

感觉太亏了,体验一点都不好,不值得花这么多,毕竟我没见识过这种场所,估计跟东莞服务比差远了吧,我也是瞎猜的。传说中的东莞服务早已声名远扬,我一直向往已久,可从来没有机会去体验,不知道扫黄过后的东莞还是不是当初那么性福之地。

这次嘛毕竟怪我自己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平民场所,在下半身的战胜下又想体验高原地区做爱的感觉,就有了这么一出。

还有一次在广西某县城,喝了点啤酒,想找小姐,网上查,原来我住的酒店对面就是当地的红灯区,去转了转,边转边搜索,

被一条广西艾滋病多发的相关新闻吓的不敢找了,老老实实的又回到酒店睡觉,再想做爱也要忍住,撸一管得了,冒不起这个险。

很多事情印象不深,一时半会也回忆不起那么多了,在这里补充一次在丽江的嫖娼经历,话说艳遇之都丽江,你只要打开微信附近的人,就坐在古城四方街那块等着,

一晚上可得有几十个妹子主动打招呼加你好友,一通过验证,直接发来招嫖信息,明码标价,包夜啊,快餐啊,口爆啊还有双飞,

看着那些露骨的字眼和妹子们诱惑的头像,我相信很多狼友都不淡定了啊,但是头像和发来的照片一看就是网图啊,幕后操纵微信的人也不用说,肯定不是小姐本人。

今年也有相关新闻曝光过微信招嫖的团伙了。继续聊,有一天晚上啊,当时是夜里12点吧,寂寞难耐,感觉来了丽江不做个爱对不起艳遇之都的名号。

我当时住在古城外围的商务宾馆,为了省钱没去古城里面住客栈,话说古城外住宿还是很便宜的,商务单间,50元/晚。我拿起手机找了一个招嫖电话,打过去是个妇女接的,

叫了一个妹子来,电话里说好按微信发来的广告上写的那样600块包夜,在xx路xx宾馆等,说马上妹子打车过来。话说我真是贱骨头,吃穿住不舍得好的,

这么多年来陆陆续续找小姐还真是花了不少钱,当男人真是累啊,为逼生为逼死为逼操劳一辈子。

妹子到了之后,带她进了酒店房间,她属于小巧玲珑类型的,估计155左右,瘦瘦的,但是也有胸,长相还行,看的顺眼,沟通了之后才发现我被坑了。

我是第一次包夜,还是在丽江这个旅游城市,我理解中的包夜是给了多少钱后可以和小姐不限次数玩一晚上。

结果这个妹子告诉我,只能射2次,3点钟就走,我说不是包夜嘛。她说这里都是这样的规矩,我心里一算,妈的,600块2炮3个钟,坑啊,传说中的包夜就是这样?

好吧,既然妹子都打车都来了,我也不好叫人家走了,也怕惹麻烦,万一她叫人来砍我呢,毕竟她们社会关系很复杂啊。

洗澡了就开始套路了,开着电视,电视里在放AV台的新闻,我就随意吐槽了一下xxx,妹子还好奇的问我xxx的一些事情,真是可爱啊,想想那个时候,

我还是很关心时政关心国家大事的,毕竟受某些走邪路的国家影响,我也把自己当一个公民了,以为自己可以参政议政,

哈哈,现在回头看,我没被xxx查水表真是走运啊,毕竟我有过一阵子活跃期,因为网上发表一些公民言论,导致微博被封号几十个,人人网封号2个,

QQ空间被限制功能等等,现在结婚了,被各种压力捆着,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热衷这些,赵家人作死作的那么厉害,迟早自己会亡,参考前苏联xxx。

但是估计我这辈子是看不到那一天的,所以也死心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没办法,某些事情代价太大,我一个屌丝根本没资格折腾。聊着聊着就扯远了,大家勿怪啊。
做完1次之后,妹子趴在我胸前跟我聊天,感觉还不错的,第一次“包夜”啊,在舒适的宾馆里,而不是脏兮兮的炮房里,惬意。

休息了一阵子开始第二炮,完事之后眯了一下,送走了妹子,话说这次丽江之行的艳遇(到了丽江要把嫖娼说清新脱俗)就结束了。

聊了这么多嫖娼的经历。

这里要开始说说我第一次约炮了,也是第一次给了小姐的19岁那年,当时还没有约炮这个词语,按现在回头来看,当时就是约炮无疑了。

在一家服装店,有个妹子,在擦橱窗玻璃,她对我笑,我对她笑,出于隐私保护,就不方便具体讲清楚前因后果了,反正当时就是偶遇了个妹子,比我小1岁,卷头发,B罩杯,互留了电话。

过了几天约我出来吃饭还有她的伙伴跟她伙伴的男朋友,当晚就没回家,4个人开了个双人房,我跟她睡一床,和衣而睡。另外一对晚上在办事,我们假装睡着了,

当然我也很想办她,但是她牛仔裤太紧太厚了,我解不开,经验少,连胸罩扣子都没解开,

在她的挣扎中,我还是没能把她扒光,最后最后我放弃了,当时的我还是很老实的一个人,那天晚上还真的就两个人和衣而睡啥也没发生,除了接吻和我隔着衣服摸她的奶子。

后来又有一次,我们俩个单独约出去吃宵夜,然后就套路了,你们懂的啊!

不过很奇怪,妹子不让我戴套,射完了还搂紧我不让我起身,说要跟我生个小宝宝跟我结婚。

我擦,我才19岁,懵懵懂懂的年纪,被她吓到了,后来我们就没怎么见过面了,到现在看来,我也是傻,这年轻小姑娘送上门给免费操都不操还躲着她怕负责。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约炮的经历了。

最近几年陆陆续续约了些妹子,妹子来源:微信,微博,豆瓣。

具体聊天过程就不表了,老套路了:网上认识,聊天,建立信任,慢慢推进话题尺度,时机成熟就约起来,带上钱包和安全套去赴约吧。

像我这样的穷屌丝,没啥硬性条件,约炮都靠机缘巧合加上耐心引导,每个妹子都是聊了差不多快1个月约到的,

没有速约那种,速约其实对男人风险也很大,毕竟这个社会这么乱,万一碰到削肾客就完蛋了。

大部分是在读大学的妹子,记得有2个很嫩的,什么都进行了,最后脱裤子的时候死死拦住说自己是处女,

我心一软就没有再继续,(也怕真的得手了被妹子告强奸)抱着睡觉了,算是约炮未遂吧。

有个胸非常非常大的,我还在达盖尔的旗帜发过原创帖子,后来考虑到隐私自己删了。

还有一次3P约炮经历,微博上遇见的,抱着好奇心去的,由于自己性格太老实加上跟那对男女不熟,只跟男的聊了几次,女的是见到了酒店才第一次见到,

我有点放不开,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赴约前两天才刚从异地约完一个软妹子,那晚做了4次,回来还没恢复战斗力就赴这个3P约了。

重点讲讲这次3P经历吧。在微博上遇见,加了这个男的微信,他问我去不去3P,在外地,五星级酒店(挂牌五星,感觉收费是四星酒店收费),条件就是我出房费,我出于好奇答应了。

毕竟看了这么多A片,还没有真正3P过呢,抱着丰富人生经历的出发点坐着动车带着几百块钱房费就去了,见了妹子才知道他们并不是男女朋友,

也是一对炮友,女的身材长相还凑可,比我以往找的小姐要强一点,除了那个我动心的以外。

开始妹子还不同意,估计这哥们也是连哄带骗的,妹子半推半就的就默认了,轮流洗完澡,就开始了。

男的给妹子舔逼,我摸奶,奶子不错,妹子还蛮主动的,抓着我的鸡巴舔,这一幕的画面,不就是我经常在A片里看到的吗,想不到我自己也参与其中了,好刺激啊。

然后差不多了男的插入开始正文了,换成后入式后就是一个插下面的嘴我插上面的嘴了,最后他射了换我上,我先让她去洗洗,她洗完躺着,我开始舔妹子的逼,

逼有点黑,感觉不是很好,舔累了直接进去了,关键是那男的射完就不过来了,躺那里玩手机,还拍照拍视频,我赶紧把脸埋被子里,怕出名啊!谁知道他要把视频发到哪里。

3P剩下我跟妹子在搞,男的玩手机了,感觉就那样吧, 主要是我跟她们不熟,之前沟通太少了,感觉差点意思。

办完事我我们3个人打车出去吃了宵夜,回来继续搞了一发,他们吃宵夜的时候聊英雄联盟聊的起劲,那个时候我还不会玩英雄联盟插不上话题。

早上那个男的匆匆忙忙起床赶去上班,他走了之后,我本想一个人再找妹子来个晨练,但是又不好意思,毕竟我跟她完全不认识叫什么也不知道,微信电话都没有,

所以就躺那玩手机,后来我们起床后收拾洗漱就去退房了,结账时还因为酒店地毯被烟头烫了一个洞产生了些小纠纷赔偿了100块钱。

这次3P经历重在体验,过程不是特别理想,加上战斗力没有完全发挥,谈不上多难忘,若以后有类似机会,我还是希望能先跟妹子沟通沟通,不单只跟男的聊。

末尾做个总结吧:

嫖娼优点:便宜 选择多 省心省事 缺点:性病 仙人跳 抓嫖 环境卫生差

约炮优点:有沟通 环境卫生好 可以继续发展变成长期炮友 女朋友 甚至老婆 缺点:性病 仙人跳 被纠缠 耗费时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