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的一些约P的经验

我的第一次是在大一军训刚结束的时候,给了一位在新生群里聊的不错的别的院系的上海籍姑娘。
最重要的是,她当时有男朋友。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高三暑假闲的蛋疼我就加了厦大新生QQ群,那会儿腾讯刚开500人大群,什么院系的人都有,于是一群男生在里面联机打魔兽,然后在群里讨论。
由于我魔兽对战一直以来打的不错,所以在群里男生中的地位还行,然后有个上海姑娘就跟我聊上了。

当然互相聊上的也不止她一个,我记得有一位福州的哥们长得很帅,天天在群里发照片,然后和我聊得不错的另一位姑娘还悄悄告诉过我她喜欢他——新生嘛都很想谈恋爱。

然后就开学了,当时厦大开学很晚,9月下旬才开始军训,并且吞掉了国庆长假。当时的笔记本电脑很贵并未普及,台机太沉所以不存在从家里带电脑的可能。而我为了方便玩游戏在军训前就购置了一台式机,恰好那位上海的姑娘也有一台IBM死重死重的老式本,所以在军训期间没几个人在线的新生QQ群里我们聊得还蛮愉快。

军训结束后我约她到厦门岛玩了一次(当时大一大二在漳州校区,大三大四搬回本部),大家吃吃喝喝玩的还算开心,那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和女孩子单独约会。
那天她送了我一个卡包,我现在还留着。

第二周她说无聊又约我到厦门玩,这次好像是看了个电影所以搞的有点晚,从厦门回漳州校区的船9点半就停航了,我们没法回去,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随便找个地方住,于是我们就在中山路上随便找了一家小旅社,一晚上50(上个月我在厦门拍戏时路过了一下,已经被装修成了主题酒店,现在一晚上200),

然后两人就睡下了,睡觉时她不停往我怀里钻,然后就抱住了,然后就省略一千字(可能省略不了那么多,我第一次秒射)。

当时我的想法:喔艹,单身了18年终于有女朋友了……
而且一开始就这么惊喜。

她起来了,我激动的跟她讲:“我会负责的,我会好好对你的……“基本上还是电视剧台词的水平,毕竟我当时的唯一经验来源也就是电视剧了。
“我又不是处女你负责个毛线。”她一脸懵逼。
“我不介意,不介意……”我还是无法抑制住激动,“总之我会好好对你的。”
“我有男朋友。”
“哈?”
“我有男朋友,他在上海读书。”
“所以……”
“所以我不需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由于在上大学前我在思想方面一直很保守,我当时的思想是:相爱——男女朋友——接吻——啪啪。这尼玛这一上来就啪,还不做男女朋友,完全击碎了我狭小的世界。

“但是,不都是先做了男女朋友,然后再啪啪么(当时没有啪啪这个词,反正先这么写),咱俩这都已经啪了,难道还不算男女朋友?”
“为什么跟你啪就要做男女朋友?”她莫名其妙。

再然后就是她说她很不满意,对我这个人很不满意,blabla,我说我一定会努力。由于缺乏恋爱经验,根据电视剧,我以为所谓男朋友只是她还要考验,故意虚构出来的障碍。

第二天我竭尽全力逗她开心,她倒是蛮开心的。我母亲有一位好友恰好是厦大的教授(不是我们专业的),我还带她去拜访了一下那位老师。
一夜未归室友们见到我开始大唱One night in Xiamen,我也蛮激动,尼玛终于脱单了,我还发信息给高中的基友,说我有女朋友了。
然后我就思念了她整整一个周,嘘寒问暖说晚安,多喝热水早休息。
能够怀着对一个人的思念起床,宿舍外面晴空万里,是世界上最令人开心的事儿。

过了两天的某个晚上我说晚安时,她又约我去厦门玩,问我周五晚上有没有课,我说没课,她便拿着IBM笔记本和我一起坐船去厦门,说第二天回来。
在船上,她说:“你今天晚上不准再坏了。”
我说好。

晚上我们拿着IBM一起看了个电影,电影是她下好的,讲的啥我早忘了,反正和啪啪有关,然后我们就睡下了,她说过不准我再坏,于是我就没碰她。
大概躺了半个多小时她叹了口气,又滚我怀里了,然后又省略1000字。
第二次我进步很大,5分钟。
然后我又说让她做我女朋友。

“你疯了吧,我跟你说了我有男朋友,你不信?来,看这是我们照片。”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张合影,她还给我看了一些他们平时联系的短信。
“你跟他睡,说明你喜欢他,你也跟我睡,说明你也喜欢我,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劈腿,是么?”
“我喜欢他,所以我跟他睡,但我跟你睡不代表我喜欢你,而且,现在我开始讨厌你了。”
她解释的很费力,我也理解的很费力,这尼玛跟我当时的世界构成完全不同。

第二天她果然对我态度很差,要求我请她吃各种大餐,然后就回去了。回去后她QQ拖黑了我,我跪舔了她一段时间,还找了还她计算器的借口见了她最后一面(之前上高数课借过她计算器),最后我偷偷哭了一场。之后的大学生活我们有时还会出现在同一个聚会中,但是,非常尴尬。

这件事后我大概明白了,上床这事儿其实只要看顺眼就可以,并不需要多么深刻的恋爱交集。

后来我经常混迹厦大贴吧,总有一些求导游的游客,当时我大约20岁,那些游客基本都是二十六七八岁左右的姑娘,年龄再大些也有30+的,独自来厦门旅行,有点丽江的意思。当时鼓浪屿的人还不太多,我先带她们去鼓浪屿上忧郁一会儿,喝杯张三疯,再到厦大水库蛋疼一会儿,虽然自己理工科出身,但为了装逼我并没有好好学习,而是天天泡在厦大图书馆的文学、历史那块儿,每天晚上看各种电影有了上千部阅片量,从而有了带她们蛋疼的资本。
最后,带她们到曾厝垵的旅社大家一起酣畅淋漓。
讲真,在两性关系中成长最快的,莫过于和姐姐睡觉。

毕业后我来到北京,去了央广工作。一天,通过工作我认识了一位合作方单位的女领导,那会儿我喜欢上班刷陌陌,可能是由于我们领导当着她的面调侃我刷陌陌,所以她回去后总是找我私聊,我们聊的很不错,借着谈工作的名义一起喝过一次咖啡,然后她约我去天津听相声。
这段QQ聊天记录我还保留着呢。

这位女领导大龄未婚,我问她,你跟我第二次约会就上了床,如果是你想要结婚的男友,也会这么快吗?
她说:“当然不会,起码得拖到三个月才行。”
“那如果是我这样的老司机呢?”我心虚的说,面对那些90后,我或许可以智商捉鸡,但面对她,我只能被智力碾鸭。

“你?我肯定不会跟你这种类型结婚啊,就算是,起码也得一个月。”
“那为啥现在你这么快就跟我睡了?“
她叹了口气:“女人会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暴露给艳遇对象,然后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共度一生的老公。”
我跟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一直在拼命撒娇,她说她在这方面进步很大。

有时我也蛮感谢拿走我第一次的那位上海姑娘,正是她,帮在传统环境中长大的我,打开了两性关系领域的另一扇门,甚至带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如果没有遇见她,我很可能会一直按照高中以来延续的传统轨迹成长,好好学习,读研,出国读博(我本科是厦大生科院毕业的,正常来说肯定走这条路线)。但这样以来,就没有了鼓浪屿夜晚的清幽,没有了曾厝垵挥洒的青春,亦没有了那条赶不上的末班船。

两种人生,孰优孰劣,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只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凡人,人生只有一次,为什么不活的,有趣一点,而非要循规蹈矩呢?而那些循规蹈矩的生活,随便约一个老同学出来吃顿饭,就可以很容易的感受清楚。
但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他们心里渴望已久的那种躁动,一点就燃。
漂泊已久而渴望停留,与停留已久而渴望漂泊,两种感受,你喜欢哪一种呢?

若干年我去世后,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把骨灰分为两部分:一半撒在厦大白城,那是我和我老婆开始牵手的地方;另一半撒在厦鼓海峡,浅浅的鹭江水诉说着我年轻时的秘密。

老司机的一些约P的经验
5 (100%) 1 vo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